《蝉鸣》


我问高高的白杨:是谁指挥了如此枯燥的合唱

像一排没有生命的机器超荷运转,发出金属的尖叫……

是众口一腔,似一哄而上,在把谁诅咒,在把谁颂扬?

有时,那歌声戛然休止,留下了一片死寂,令人张惶

有时又掀起新的声浪,调子比从前更高,叫人发狂

无论噤声,还是开放,都是整齐划一,毫无异样!

谁也不必对自己的声音负责,顺流合群,便是最好的躲藏

摘自 钱钢 在龙应台文化基金会思沙龙上的演讲

References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3Ce9tzp0n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