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he's Blog

Movie: Who Am I – Kein System ist Sicher

互联网时代只有两类人是自由的,不用互联网的人和黑客。—— Mike Bill 最近看YouTuber Mike Bill的视频的时候,我看到他在讲Social Engineering(社会工程学)的时候推荐的一部电影,这个电影的名字叫Who Am I – Kein System ist Sicher(我是谁 没有一个系统是安全的),是一部德语电影,看得挺震撼的。 这部电影里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Social Engineering,黑客不仅仅是代码高手,精通软硬件,而且还要善于洞悉人心。德国管信息安全的女官员最后就是因为主角Benjamin和他团队的强大的Social Engineering而误以为Benjamin是一个拥有四重人格的人,而他的团队是他的幻想,因此升起母爱之心法外开恩放了他。 信息安全确实是一个比较迷人的领域,在之前上一门叫做信息安全原理的课的时候就了解过一点Social Engineering,也还记得老师说过的一句话,“他作为一名计算机科学家,对人类最大的仁慈就是没有去研究人工智能,而去研究区块链”。这句话不能说没有道理,当一个人在互联网时代没有自由的时候,人工智能被用于政府监管平民的工具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一下这个由Google, Amazon, Facebook等科技巨头组成的由人工智能为核心的体系。是不是身边的人都为之狂热,我们就要推崇呢?最近我买了一本叫《后谷歌时代》的书,它的主题跟这方面比较贴近,也推荐大家一读。 最后,我总结一下这部电影的思想,黑客最高境界是Hacking the society,

Letter from Masanjia

Sir, if you occasionally buy this product, please kindly resend this letter to a world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 Thousands of people here who are under

Movie: 银河补习班

记得在很早以前就看见了这部电影的宣传片,我是不太关注电影市场的,今天Miss B.推荐我看,我就用玩客云远程下载了下来,然后通过内网传到了QNAP NAS上,最终是远程观看的。本来以为这会是已经上映了很久的电影,没想到我看到的是“正宗枪版”的,是在电影院曲面屏上录下来的,还有什么澳门赌场的广告飘过(回想起了年初看流浪地球的场景,请大家支持正版)。 这是一部跟教育有关的影片,跟《三傻大闹宝莱坞》有相似之处,到现在是高考出榜季,还是能影响到挺多孩子,挺多父母的。我感触挺大的,直到最近我才意识到,我的父亲教过我三样东西: 要记账 要规划时间:不会计划时间的人会被时间计划 要愉快、高效地学习 记得那是小学的时候,父亲每星期会给我零花钱,然后也让我记账,那三四年间,我都是应付着记账的,小本子上每星期到了周末的时候就凑个帐完事。初、高中是寄宿的,那时候一直呆在学校里,基本没有零用钱,也没有机会用钱,日记账也就荒废了。直到最近,大学过了两年了,我们换校区、换室友了,我在新寝室里结算原来寝室账的时候,有同学来我们寝室玩,正好看见,夸我在原来寝室的账目做得好,还希望我能教他。我突然有一种想法,那是我父亲小时候“无心插柳柳成荫”吧。之前两年我也没有记账的习惯,但是最近开始了,现在意识到了父亲十年前的用意,那就应该让它成为一种习惯吧。 那是初中的时候,初一的时候很贪玩,度过了最后一个儿童节之后我却还是一个孩子,跟小学生没什么区别。在学校里学习不是特别好,比较调皮,在老师眼里形象也比较差,家里的话大人不在家我也是一直玩电脑。大概是初一暑假,我在家里应该不是很乖,我爸爸看不下去了,就拿出一张白纸,在上面替我规划了一张时间表,让我根据那张时间表来安排自己的暑假时间。大概是觉得比较好奇,我就按照那张时间表来安排作息,最后竟然习惯起来,在初二那年从年级两百多变成了年级三十名左右,我也开始自己规划起自己的时间。最后在初三上学期提前进入全县级市最好的高中的预科班(虽然我经常吐槽那所高中)。 后来是高中的时候,数学、物理一直是我的弱项,到了高一结束的时候,数学、物理已经是我的最短板了,老师上课讲的我其实并不是特别能懂。到了高二的时候,借鉴我在化学方面自学取得的一些小小成绩,我意识到不是我学不会,而是老师并不是特别会教,写书的人并不是特别懂这些东西。当时我也在YouTube、Coursera逐渐接触到费恩曼(Physics)、Andrew N.g. (M.L.)、Razavi (Electronics)等人,虽然我不是特别懂物理和数学,但是我知道应该怎样评判一个老师的教学和学术水平。我们家有一个从我小学的时候很胖的时候就开始形成的一个惯例,我在家的几乎所有傍晚,晚饭后都会和父母一起散步。在散步的时候我就会跟父母交流学习方面的一些想法,我就说了一些这方面的想法。最后在父亲的支持下,我高二开始,没有上过化学课,高二下学期开始,没有上过数学课,高三开始没有上过物理课,全部都是自习课。高考前几个月,我回家了,没有去上一节复习课,但是每一次参加的模拟考总能让我充满信心。这一切,离不开父亲的支持,在前行的路上,我不是孤独的。 看这部电影,真的跟我的经历有点像,在高中的时候,我多次向教育厅举报我在的高中和当地教育局狼狈为奸,在节假日上课,遇到节假日上课我也坚决不会去学校上课,也因此跟学校领导结下了梁子。直到今天,我没有后悔过,看了这部电影之后,我更加坚定地相信当时的我是对的,那样小家子气的教育如何培养Global Leader。我也意识到,父亲教过我的那三课,在过去的十年里,我还没有真正地领悟其中的精髓,每一次都是一知半解加上运气成就了现在的我。虽然我在大学头两年逐渐参透终身学习的道理,却因几分的逆反错过了很多学习的黄金时间,真的,如果没有父亲教我的人生大课作为基石,可能领悟再多其他的东西也没有未来。 最后,愿全天下的孩子能够理解父亲,愿全天下的父亲能够读懂孩子,同时谢谢我的模范父亲,比心。

Movie: 《调音师》

4月19日 22:15 – 4月20日 00:32我看完了这部电影,01:29我开始写这个影评。 更像是日记的影评 Sometimes, one just need a string to reflect on his/her life. 看完这部电影,脑子里只有一句很朴实的话:世界很大,我要做一个好人。 接着,我的脑子里想起了几本书,几个人。 首先想起了余华和他的书《活着》《许三观卖血记》,想起了其中的悲天悯人。而后想起了ZJU著名的老师国懿,某周三晚上去旁听了他的中国外交课,没有传说的那么惊艳——大概是我翻墙翻多了——但是我就记住了他提及余华来ZJU讲的那四个字“悲天悯人”或者用国懿老师自己的话来说人活着要有“悲悯”之心。 现实生活中大量的矛盾和理解都源于我们对于对方的不了解,我们无法静下心来了解别人所处的境界。我们中的很多人没有想过,我们的父母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之后,我们是上天赐予的礼物,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能有别人不曾拥有的经历,抑或是高等教育,又抑或是良好的家庭教育。当每一种可能性相互排列组合的时候,同样是上天的恩赐,因为多样化就比较难处理了。 或许说,你是一个受害者,正如我一个朋友一直想我倾诉的那样,他是受害者,每天晚上无法安眠。 这几天我把我的大概想法告诉了他 我很庆幸我是身心健康的,我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 我很能理解对方伤害我只是可能因为TA的心灵缺少了爱的滋润;

Movie: 《澳门风云》

有些电影的意义融合在剧情里,你看不见摸不着,单纯让你很快乐,隔一段时间看一部很满足,看多了会有点腻。 看完这部电影,我想到的是两行字: 节制的快乐 苦行的乐趣 美好的未来,我来了! 这样的娱乐方式真奇妙。

Movie: Max

希特勒的艺术梦到权力梦。 Art + Politics = Power 戏剧性的结局,Max被希特勒的演讲激起的愤青打得奄奄一息,种族歧视、政治在那一刻战胜了艺术,或者说,在那一刻,希特勒心里的艺术就是权力。

看电影:Chinese Box 中国匣

很久没有看电影了,偶尔看一部电影挺不错的,也许以后会每个星期看一部电影(作为2019的New Year’s Resolution吧)。 我是在PlutoTV上看的,对了,提前推荐一下PlutoTV和美国电视台的DRAMA频道,你可以在我写的这篇推荐文章里看到这个强大的可以看美国很多电视台的APP。 今天是2019年元旦的前一天,看这部电影挺有感觉的。故事在1996年12月31日的香港开始,在1997年7月1日结束,除了这个充满意味时代大背景,这部电影有关爱情,有关死亡,有关民主,是那段时间里中国香港的一个缩影,也稍许向外延伸到了中国大陆。 故事不多介绍,百度一下就能知道大体情结,此文仅作为“看过的印记”和衷心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