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Books

《与心灵共生》 与心灵共生,与另一种更神秘、更隐秘,比世界之潮的涌动更难以捉摸的生活节奏保持和谐。人的心脏伴随着律动的节奏,每分钟波动80下。不要像马拉松运动员一样生活,要京城聆听我们的身体发出的神秘代码,这种细腻而富有活力的讯息框定了真实的生活范围。野心和欲望钝化了感觉,使其再也听不见这种声音。这样的人与身体、心灵和世界的节奏对立,过着非人的生活,他会因此而受到惩罚。

Read More

事实上寻求爱的人不会不被所爱之人所寻求。 如果爱情的明灯照亮了这颗心,他也会必然照亮那颗心。 如果对神的爱在你心中滋长,那神也会加爱于你。 一只手拍不响。神的圣明是命令,是他的决定让我们相爱。 ——鲁米 小小的感悟 今天重读了一遍《爱的艺术》,这是里面唯一的一首摘录的诗,这个诗挺长的,我摘了前面这四句。整首诗挺美的,后面部分的主张是跟整本书的基调不相符的,所以就没有摘录。 爱的艺术是“自爱”的艺术,我更想把没有摘进来的全诗的最后一句“没有黑夜,人的生命就一无所得,以至于白天也无物可给”理解成为如果晚上不好好休息,那么白天就不全身心地、幸福地生活。 爱的艺术是“爱人”的艺术,是用尊重、关心、责任穿过幻觉的迷境寻求“我在你身上爱所有的人,爱世界,也爱我自己”的感觉。 你若爱己,那就会爱所有的人如爱己。你若对一个人的爱少于爱己,你就无法真正爱自己,如果你一视同仁爱所有的人,包括你自己,你就会像某个人那般爱他们,这个人就是上帝和人。 ——艾克哈特《德意志传道书和传单》 Reference 《爱的艺术》 by 艾·弗洛姆

Read More

大学里有两种人,一种人占了大多数,他们“只有两件值得关心的事: 一是把朋友交好,以后有结婚的对象;一是把功课读好,将来有满意的出路。” 而另一种人极少极少,他们拥有“对社会的关心,对是非的判断能力,择善固执的勇气”。 今天在cc98.org(ZJU内网论坛)看到了某位同学签名是上面这句话,感觉调子跟我之前在《野火集》里看到的差不多,忍不住翻出了之前只看了一小部分的《野火集》,果然,这句话引自这本书里面的一篇文章。一时兴起,打算把它读完。 文摘 几流的人民就有几流的政府,就有几流的社会,几流的环境。(随想:我是怎样的人,政府只怎样的政府,社会是怎样的社会?) 这真像是一个指鹿为马的社会。 一方面鼓励学生去努力追求真理、真想,一方面有用各种手段防止学生得到某种只是——学生难道是智能不足,我们希冀它不会发现这两种态度的严重冲突?这种掩藏式的做法不仅暴露出执政者及教育者的虚伪,而且更可笑的,它根本行不通!思考是追求真理的工具,学生一旦获得这个工具,我们就不可能对他说:你去治学问,但不要碰政治。譬如说一个有能力深思经济问题、文学问题的人,它一定也有能力分析政治问题。反过来说,如果我们执意不让学生在政治问题傻姑娘刨根挖地,唯一的方法就是根本不教他追求真理的原则和方法,不给他“思考”那个刨根挖地的工具——但是这样以来,我们还谈什么教育? “野火“指控现代的中国人丧失道德勇气,它要求学生争取独立思考的空间,它要求政治的开放与容忍。 给我们一个公园,一个没有字,没有意义,没有教化,只有青草怒长的公园吧! 在一个正常的民主社会中,批评固然是国民的权利,毁谤却是犯罪,以毁谤、打人、烧警车而不受制裁来证明我们是个民主社会等于是打自己耳光来证明自己健康。值得探讨的是,为什么执法者容许这么多脱法得到行为?简单地问,为什么该罚的不罚? 独立思考不是洪水猛兽,它是一个民族的生机,没有那个能力,一个社会只能原地踏步。 四十年后的台湾,有想走走不掉的人,又可以走而不走的人,也有一心一意在这儿今生今世的人;不管哪一种,只要他吧这里当“家”——心甘情愿也罢,迫不得已也罢——只要他把这里当“家“,这个地方就会受到关爱、耕耘、培养。怕的是,过了四十年仍旧不把这儿当家,这个家才会破落。 今天晚上,站在这里,我心里怀着深深的恐惧,害怕今晚的言词带来什么“后果”。我的梦想是:希望中国人的下一代,可以在任何一个晚上,站在任何一个地方,说出心里想说的话而心中没有任何恐惧。我们这一代人所做的种种努力,也不过是寄望我们的下一代将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References [email protected]: https://www.cc98.org/topic/4840856 《野火集》 by 龙应台,华人世界率性犀利的一支笔 逗比根据地沦陷: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w7b1jlD0VY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