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和镰刀

韭菜和镰刀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残酷群告诉我的朴素道理,只有足够卷才能不变成韭菜。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卷不起的阿斗看到韭菜被割幸灾乐祸,谁知道下一棵韭菜是谁呢。

在有些社会,只有卷到一定程度才有资格意识到现实的悲哀,意识到世界的参差。

可以无知地当快乐韭菜,当镰刀的也不过是作茧自缚,但也许超乎韭菜和镰刀会有更多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