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ghe's Blog

190807 新加坡第3天 SIT – We Do From Day One

继访问了NUS(新加坡国立大学)和NTU(南洋理工大学)这两所高等学府后,我们一行人在第3天来到了一所新兴的大学——SIT(Singpore Institute of Techonology,新加坡理工大学)。

警告:内容超长,请保持耐心,文末有惊喜。

不一样的SIT

SIT是新加坡5所国立大学之一,但是与前两天去的NUS(新加坡国立大学)和NTU(南洋理工大学)有较大不同,它招收的90%的学生都是相当于中国专升本的学生。

说到SIT的生源就不得不谈一下新加坡的教育体系。新加坡是6年小学,4年初中,2年高中,高中毕业后大约三分之一的学生前往大学,三分之一学生前往职业学校,近些年大概会有一半去了职业学校的学生在结束学业之后还希望继续接受大学本科教育,于是在教育部的支持下就有了SIT,SIT早期为了方便招生,就在新加坡的五所职业技术学校(Polytechnic)内分别建立了分校区。

SIT早期只与海外大学合作,更多的是通过网上教育培养学生,由海外大学颁布毕业证书,直到2014年的时候新加坡教育部把它列为公立大学之一,它才开始和海外大学一起颁发联合学位,同时逐渐开始颁发自己学校的学位。

Once a SITizen, Always a SITizen

我们去的是SIT在Dover的临时总部([email protected]),它就在我们前一天去的NUS旁边,在SIT一眼就能看见对面的NUS。在新加坡的南部。而它正在建的中心校园(Central Campus)在新加坡的北部,相对来说离Changi机场(樟宜机场)更近一点,预计会在2022年投入使用。

除了生源与新加坡其他大学不太一样,SIT的另一个特点是与Industry(工业界)紧密结合。我们还没走进学校就在路边看见写着We Do From Day One(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实践)的标语,这体现了SIT注重学生动手能力,培养实干的工程师的宗旨。带领我们游览校园的老师就提到,SIT希望未来能够围绕它的新校区形成新加坡硅谷,为新加坡发展增添活力。

从游戏化浅谈教育

在简单地参观了校园以后,SIT的Cluster Director(猜测是教务长级别的人物吧)Leslie Loo给我们做了一个关于SIT的详细介绍。

在他介绍过程中提到了在分子生物学课程中应用Gamification(游戏化教学),让学生进行角色扮演(Role Play)。虽然我在CS课程(比如Harvard CS 50)里见到过这种应用,也在Coursera上看见过Gamification的课程,但真正在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大学看到这种应用还是有点震撼的。

长期以来,在一个相对来说比较被动的教学过程中,我一直觉得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一个好的老师能把他领域内的知识讲得高中生能够轻松听懂,MIT OpenCourseWare上教授课程的很多老师就是好的例子,至少在计算机科学领域里我听了很多课程之后的感受是这样的。我觉得之所以Scott H Yong能够在1年时间内完成他给自己定的MIT Challenge,通过MIT OpenCourseWare在一年内完成MIT计算机科学的所有课程,一定的毅力是需要的,但是对于智商的要求以及Prerequisite(预备知识)的要求并不是很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因为MIT的很多老师不仅仅能够掌握他领域内的知识还善于教学,能够提升学生对于知识学习的理解度和专注度。

Gamification就是利用人在玩游戏时的心理能够提升学生专注度的教学方式,我在Leslie Loo介绍完SIT之后就问他Gamification对于教学有多大作用,他就说这能使抽象的知识具体化,能在很大程度上提升学生的参与度和专注度,目前已经在教学过程中取得较好的效果。同时他举了在计算机科学领域比较常用的一个例子,把一个个变量(Variable)比作容器,让学生深度参与、体会赋值(Assignment)等操作,更加透彻地理解抽象操作。

有人可能会说学习不应该是一个学生主动学习的过程吗,为什么别的人能学会你就学不会了呢?以下我说一下个人看法。很多问题真的不能这么考虑,从一方面来说,实践表明,为了有效解决这样的问题,双方只能从自己那里找内因,就是学生从自身找自己不主动学习的原因,老师从自身找自己教学方面的问题,但是从“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角度来看,老师的元认知能力更强,反省能力相对较强,应当是这种相互关系中具有更大责任的人;从另一方面来看,这种说法存在一种“幸存者偏差”(Survival Bias),我们应当以更加全面的数据来说话,比如中国、新加坡一届学生有多少人在这样的基数情况下,培养出在国际舞台上具有顶尖竞争力的有多少人,虽然这不一定准确,但在一定程度上能更加说明问题。因为我们可以发现,中国过去的教育是粗放的,我们的人口基数大,中国一年大学应届毕业生有700多万,超过新加坡总人口,在这样的前提下,有几千、几万个“幸存者”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反过来说,真的不知道有多少天真的孩子的兴趣被这种奇怪的想法扼杀。也就是说,想要培养出大批的优秀人才,还真的是需要一定的方法论的,这个话题我会在以后再专门写一篇博客文章。

就从老师从找内因的角度来说,我一下子就能想起我的高中语文老师。她从来不会强求学生去做到什么,她会换位思考,能够让学生体会到她和他们之间存在的共同的价值追求,进一步让一些学生产生一些类似于崇拜的心理。在这个过程中,讲自身的故事是一个很好的载体,我感觉它能很好地提升一些学生的注意力,因为我在和形形色色的人交流过程中发现越是缺乏抽象思维的人越是会对具体的事物感兴趣,而去忽略一些抽象的东西。说句题外话,北朝鲜(North Korea)“金正日大将军”之类的独裁者(Dictator)搞个人崇拜在很多时候也是通过讲故事,这种方法是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吧,如果用在教育上就如Gamification那样得其所吧。

这方面有兴趣的读者还可以读一下我之前在阮一峰的读书笔记《如何变得有思想》里面摘录的几句话

来自泰国的问候

SIT给我们准备了自助午餐,在午餐的时候我们偶然遇到了来自泰国MUTT(King Mongkut’s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Thonburi,泰国坦亚武里皇家理工大学)化工学院来进行学术交流的几位老师。

SIT给我们提供的自助午餐

他们英语讲得还可以,在一起吃饭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他们学院有一个两年的硕士学位项目模仿了MIT的某个项目,与工业界紧密结合,其中有半年是在企业实习,而来SIT访问的老师里面包含了他们化工学院的院长和一些为他们的硕士项目驻留在企业对接的老师。

总体来说,MUTT跟SIT相似,是一所比较看重学生去工业界实践的大学,与国内大多数看重发论文的大学不同,他们是Bridge University,能够紧密于工业界结合,为学生去工业界发展提供较好的实践机会。

SIT Super Lab

SIT带领参观实验室的老师告诉我们,SIT一直以自己拥有超级实验室(Super Lab)感到自豪。这确实是一个超级实验室,

实验室内各个桌子配有摄像头,可以方便老师把学生实验情况投影到播放到显示器上,老师可以以此作为辅助高效教学。

实验桌上的摄像头

除此之外,每个学生在做实验的时候能够拿到一套接收器和耳机设备,老师拿着麦克风,把麦克风调到不同的频段而使多个小组、多个老师在这样巨大实验室里同时交流而不互相干扰成为可能。

此后,我们参与的就是一些食品检测方面的实验室了,因为我并不是这个专业的,就直接放一些照片吧。

高效液相色谱(HPLC)

愿做一个睿智的老人

最后我们去的是一个创客空间(MakerSpace),名为The Catalyst,Catalyst的i意思是催化剂,猜测是说虽然看不出它有什么呀,但它能很大程度地帮助加快项目完成速度。

maker-space
The MakerSpace

在那里,我们遇到一位睿智的老人,他作为一个研究土木工程(Civil Engineering)的学者,仅凭纸笔画出了新加坡地图,然后在这基础上给我们上了一节有关污水处理的课,讲述了他曾经做过的一个工程。

如下图所示,新加坡的淡水来源主要是以下四种,从马来西亚进口口、当地自然降水或者是人工回收、处理、再利用(后两种)。而我们了解到的是其中的New Water的来源。

New Water是通过回收处理如厨房废水、厕所废水等生活废水得到的水。接下来,我会尝试像那位老人那样把整个New Water的生产流程复述一遍。

首先要清楚,水中固体物质可以分为溶解了的(Dissolved Solids)盐类以及悬浮在其中的固体颗粒(Suspended Solids),而这两种固体物质都会影响水质。

如果是采用一种Naive(比较基础的)的处理方法的话,那就是直接用一层膜(Membrane),这样以来,一加压两种固体物质都被隔离在膜的另一侧,可以饮用的淡水一下子就产生了。

使用膜方法净化废水形成New Water

但是直接使用这层膜会出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小颗粒都通过这层膜来隔离,而且要加压,它的负担会很重,很容易破损,造成很大的不经济。

那么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呢?我们可以用人体来类比考虑,如果把这层膜比作人体的肾,现代人的饮食给肾带来了很大的负担,很多脏东西留在肾里很难跑出去,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呢?答案是要运动,通过比肾的膜半径更大的毛孔来排出这些固体颗粒。

同样地,我们只要通过另外一个大通道先把悬浮的固体颗粒除掉,然后让这个孔径较小通道来专门处理颗粒较小的颗粒,就能很大程度地提高效率、削减成本,而这个较大通道在实际应用中就是反渗透膜(Reverse Osmosis)。

实际上,后来仔细想想,这体现了一种先粗调、后细调的工程思维,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一下这篇文章,可以去看一看得到上的《吴军的谷歌方法论》系列课程,它涉及谷歌的一道面试题蕴含的思想。

这位教授在给我们讲以上内容的时候,是一边画图,一边坐思维导图,一边讲解的,思路清晰,讲解到位,十分睿智。

如果有人问我将来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我肯定会回答说五十年后我想成为一位睿智的老人。

夜游小印度

在前一天游览过了牛车水(China Town)后,我们去了小印度体验异国风光。小印度有很多印度商店,里面的巧克力很有特色而且价格便宜,如果要购买的话建议去大一点的店。

印度超市里的巧克力

下图是一个印度的传统装饰佩戴在一位同学的手臂上。

印度手镯
印度手镯

处处有美景

在去的路上我们发现在酒店旁边有一家基督教堂,建筑风格古朴,很有气势。

回来的时候又发现酒店斜对面其实有一家伊斯兰教教堂,外面脱了不少鞋,大概还有不少人在里面学习教义。

有的时候美就在身边,只是缺少一个契机去发现。

美食集锦

今天早上本以为没有时间吃早饭的,已经吃了一包饼干才发现原来老师会迟到,最后紧赶慢赶还是吃到了这份能让人感动得留下眼泪的叉烧面。大家也可以看到,这家店在我住的Hotel Boss旁边,我这几天经常去吃,因为它真的挺实惠的,一份面有汤是S$4左右,像下面这个干拌面是需要加S$0.5。

干汤叉烧面

晚餐是去一个印度餐馆吃的,虽然一直以来都说想要尝试一下印度菜,但是看着浓浓的咖喱还是不敢下手,最后吃了一份中式炒饭,还不错。

印度餐厅的中式炒饭

References

  1. MUTT Official Website: http://global.kmutt.ac.th/
  2. The wiki of SIT: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Singapore_Institute_of_Technology
  3. Suvivor Bias: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0%96%E5%AD%98%E8%80%85%E5%81%8F%E5%B7%AE
  4. https://fenghe.us/reading%e3%80%8a%e5%a6%82%e4%bd%95%e5%8f%98%e5%be%97%e6%9c%89%e6%80%9d%e6%83%b3%e3%80%8b/
  5. Reverse Osmosi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everse_osmosis
  6. 精调和细调:https://www.jianshu.com/p/cfa5bc2d3ab0

新加坡专题

  1. 190804 新加坡第0天
  2. 190805 新加坡第1天 吃遍NUS
  3. 190806 新加坡第2天 NTU深度探索
  4. 190807 新加坡第3天 SIT – We Do From Day One

To Be Continued …

未来预告

新加坡专题除了游览野生动物园的一整天的一篇多图的文章还没写(可能会是攻略心事),新加坡交流整体感想没写,我之后还会针对我在这次交流过程中团队合作中体会到的有关“常识”(Common Sense)的内容再写一篇,其中内容可能会涉及如Peer Review等在一些具体领域实用的又可以移植到其他地方的方法论,也会谈一下读书这件事,还可能会聊一聊一些因为当今很多人缺乏Common Sense导致的一些社会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